高清极品白嫩学生视频

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历史 -> 列表

棋王一家与平中的缘分

2022年08月02日 10:10:45 来源:平阳县融媒体中心

  姜光树 文/图 编辑 王秀华

  从1937年的平阳临时中学(简称临中)到后来的平阳中学,近廿年间,棋王谢侠逊先生后辈有两代五人在该校求学。他们后来均成为社会有用之才。

  谢侠逊先生6岁时(光绪十九年)随父谢公从腾蛟鹤溪迁至平阳县城南门,后在谢公所购的西门西直街大房(谢宅)居住。民国5年(1916),棋王受黄溯初提拨,到上海《时事新报》谋生,编辑象棋残局,结识棋友,宣传象棋文化。1932年,淞沪抗战爆发,长子秉毅跟随棋王留在上海谋生。在四川北路西宝兴路口的大成书店,棋王出售棋谱、棋书,与人下棋,父子俩相依为命。棋王夫人郭锦钗等则住在平阳西直街谢宅。主持家务的她深知知识的重要性,克服困境,安排子女求学。棋王二子秉淞(瑞阳)、三子秉朕(瑞淡)、六女秉川、长孙女作陶、孙女作黎都就读于平阳中学(平阳临中),并结下了一段学子情缘。

  

  临中解散后,谢秉淞参军

  1937年,卢沟桥事变,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。在北平、天津、上海、杭州等地求学的大学生纷纷返回家乡,在中共地下党抗日统一战线的推动下,组织平阳青年抗日救亡团,创办《平报》,组建锋火剧团,筹建平阳历史上第一所中等学校——平阳临时中学。

  

谢秉淞

  

  “临中”原定名“平阳中学”,但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门不予立案,于是校长陈德煊等仿照清华、北大、南开三校在长沙合办临时大学的先例,定校名为平阳临时中学。临中的创办引来了许多青年,就读于宜山平阳简易师范的谢秉淞亦前来求学。

  谢秉淞性格开朗,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。他在锋火剧团起着重要的带头作用。他曾出演抗日剧目,上街指挥众人高唱抗日歌曲。回到西门家里后,他还教6岁的作陶、3岁的作楠唱《我的家在松花江上》。小小的作楠坐在院子内的大枣树上,唱得最好最响亮,能完整唱出流亡三部曲。

  1938年冬,创办一年多时间的临中被国民党政府强行解散。锋火剧团的谢秉淞和进步青年阮世炯、金冶、许布洛、周月仙等14名学生,经项经川(鳌江中共地下党负责人、曾任平中校长)介绍,前往皖南参加新四军。

  谢秉淞后因两腿严重风湿性关节炎无法参加山区游击战,只得忍痛离开队伍。回到平阳西门家里后,他闭门不出,但还是被国民党情报部门侦知。当时,他家住着国民党军事法庭沈姓法官(实为共产党地下党成员)。从沈姓法官处得知情况后,(1939年)谢秉淞逃离家乡,去重庆投奔棋王。当时,往重庆抗战后方的路非常难行。他与老百姓同行到贵州贵阳,住在一间破庙里。他自告奋勇,睡在外面守护。半夜来了土匪,谢秉淞与土匪搏斗,被砍数刀,混身是血。当时刚好有国民党军队路过,赶走了土匪。老百姓知道他是棋王的儿子,边抬边治将其送到重庆。

  养好伤后,谢秉淞想到抗战前方去当飞行员。当时,美国军队有招收、培养飞行员。棋王说:“你资历不够格,还是先上大学。”谢秉淞考上四川大学经济系,与成华大学英语系邓敬芬相识,二人后来在重庆结婚。

  1948年秋,重庆到上海长江可通航。棋王租舟送亲家黄溯初棺椁回上海虹桥公墓安葬,秉淞随舟回上海,在国民党某经营部门工作。1949年,他随单位从上海迁到台湾,搞经济工作多年,退休后全家迁往美国定居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同道去皖南参加新四军的14人中,阮世炯已是上海同济大学党委副书记,金冶为南京军区副参谋长。1987年秋,棋王百岁寿诞,离家近40年的谢秉淞夫妻回沪为父亲祝寿。上海、浙江统战部专门为秉淞接风,金冶、阮世炯通过电话慰问,畅叙离别情谊。棋王百岁寿宴后不久,谢秉淞于美国病逝。

  

  离校后,谢瑞淡远走他乡

  1937年,谢秉朕(瑞淡)毕业于坡南县小。此时正是全国兴起抗日救亡的时期。在县小陈仲桐老师的指引下,小小年纪的秉朕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。他曾扮演过在日寇刺刀下宁死不屈的中华好男儿。

  1940年2月,他从温中初中部联合中学转入平阳中学,是平中首届学生。因为“平中十学生事件”,他还没取得毕业文凭便被迫离校。

  当时的平阳县长张韶舞恣意妄为、诛求无度,诛杀了大刀会数百名农民、盐民,并割下人头展出。张韶舞有两个儿子,与谢秉朕同班。十四五岁的谢秉朕是很有正义感的少年。他对张韶舞抽丁派税、贪赃枉法、镇压百姓的行为十分憎恨。他称张韶舞为张大肚,学着张的走路样子进行讽刺。一天,同学传来一本书,是张韶舞给平阳中学图书馆的个人“著作”,书中内容全是东剽西抄而来。谢秉朕翻了几页后,对张的不学无术、欺世盗名很反感,忍不住在第一页上写了“狗屁不通”四个字。同学们看到后放声大笑。张的两个儿子非常恼火,回去便告了状。

  不久,张韶舞下令调阅了全校学生的日记,接着在1941年6月间的一个下午,派秘书和教育科长等人对全校师生进行了思想测验。谢秉朕被列为“罪首”。“十个头”(10名学生)被通知去见张韶舞。

  他们被曝晒了一个多钟头,张韶舞声色俱厉地斥责后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参加共产党?谁勾引你们参加的?”好在校长朱君爽为他们讲话,张又训斥了个把小时,才命令朱校长将他们带回平中看管,还要强制进20天的受训班。

  受训班结束后,秉朕回到西门家里。借住在谢宅的沈姓法官偷偷对谢秉朕说:“张县长认为你们‘十个头’有严重思想问题,可能是共产党。他问我要不要抓起来。我说这些学生都很年轻,不太懂事。他们中有些家长在全县有一定地位,以教育为好。张听了我的意见,只将你们集训了一段时间,以后可要小心。”

  谢秉朕想,张韶舞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被他陷害不如远走他乡。性格刚烈的谢秉朕瞒着亲友改名谢瑞淡,偷偷去温州投考高中,考入了永康新群高中。1945年8月,抗战胜利后,他考入国立浙江大学。

  1948年6月,他参加了以浙大、杭高为主的杭州大中学生“反内战,要民主”爱国游行运动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长期在浙江大学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和研究,成就显著。退休后,他为父亲谢侠逊编辑出版了大量棋书、诗词。

  

  谢秉川、谢作陶、谢作黎与平中

  棋王六女秉川在平中春季班,棋王长孙女作陶在秋季班。作陶原就读于江南宜山简易师范。简易师范没英语课,为考入平中,作陶奶奶去信给就读于浙江大学的谢秉朕,让其回平辅导作陶。

  

谢秉川

  

  1950年,平中学生走了很多,一个班仅余三男一女坚持读完课程。小小的房间只能放两张桌子,黑板横着放不下就竖着。正如当时任课老师讲的话,“天无三日晴,地无三尺平,人无三两银”,可见当时的社会状况。

  年底,秉川和作陶一道毕业,转学到温州市立中学。在温州读书期间生活十分艰苦,她们每天只吃一餐饭,经常饿肚子去上课,住的是一间破庙。为了让她俩好好读书,棋王住到了温州棋友家,用小铁锅为她俩烧饭。他用编写棋谱得来的出版费为她俩支付学费、生活费。直到谢作陶父亲谢秉毅每月从上海递两块银元过来,生活才稍有改善。

  

谢作陶

  

  读了两年高中后,谢作陶考入上海国立商学院(上海财经学院前身),后又读复旦大学研究生。毕业后,她在上海华东教育局(分管五省)工作了一段时间,被分配到同济大学,成为同济大学社会科学系助教、系主任,教马列主义,1992年获国务院终身津贴。

  谢秉川考入复旦大学银行专修科,毕业后在上海市鞍山中学执教语文,勤恳一生。

  谢作陶的妹妹谢作黎1952年毕业于平阳中学初中部。作黎喜欢体育,喜欢田径运动。13岁那年,她参加新中国成立后温州市第一届运动会,获得女子60米跨栏冠军。她还是平阳中学田径项目记录的保持者。她在杭州女中上高中时,以体育专业优势考取北京体育大学,后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,被分配到北京体育学院当教师,副教授级。

网络编辑:张超霞

棋王一家与平中的缘分